鑫港龍物流 > 商業 > 黃崢"致敬"段永平隱退,拼多多該去向何方?
黃崢"致敬"段永平隱退,拼多多該去向何方?


文/鑫港龍物流翟繼茹

編輯/楊博丞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黃崢在此時選擇了隱退。

3月17日晚,黃崢宣佈辭任拼多多董事長,由現任公司CEO陳磊接任。受此消息影響,拼多多股價一度下跌至140.36美元,最後以149.46美元收盤,跌幅達7.10%。

震驚之後,黃崢究竟要做什麼,以及會對拼多多產生何種影響或許才是人們最關心的。

“致敬”段永平: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有點吃驚,雖然已經有馬雲、劉強東的先例,但黃崢還太年輕了,他是80後。”資深電商從業者阿明説出了業界多人對於這一消息的第一反應。

根據拼多多最新財報顯示,其2020年活躍買家數量達到7.884億,同比增長超50%,驕傲的超越了阿里巴巴。在用户數上看,拼多多名副其實成為了國內最大的電商平台。從默默無聞到在於巨頭口中硬搶下一片天地,拼多多隻用了不到六年時間。

長期關注零售消費領域的投資人澳盈資本創始人肖毅對於黃崢在巔峯時期"勇退"並不意外,在他看來,這很有段永平的風格。2002年,段永平在步步高發展最高點選擇離開,移居美國,留下愛徒陳明永和沈煒開拓移動通訊業務。

“從段永平的歷史可以看出來雖然在步步高如火如荼時退出,但絲毫沒有影響整個步步高團隊力量的削弱,反而孵化出來OPPO和vivo兩大手機強勢品牌。”肖毅認為,“由此可以推斷出,黃錚此次的辭任並不代表着從拼多多徹底退出。反而更像是用更多精力和已經積累的資本去打造孵化一個更大維度的平台。拼多多或許是未來黃錚'平台'中的一個棋子。”

在20出頭的年紀,黃崢便經丁磊介紹結識了段永平,黃崢第一份創業項目歐酷網由步步高控股,拼多多四大天使投資人中的首位就是段永平,而他們都是浙江大學的校友。當年,與巴菲特的午餐,在只能帶一人前往的前提下,段永平選擇了彼時還默默無聞的黃崢。黃崢是段永平的忘年交,更是"門徒"。

如同段永平當年一樣,黃崢雖退,但依然是拼多多的實控人。黃崢表示,不再擔任董事長和拼多多管理職位後,其1:10超級投票權將失效,名下股份的投票權將委託拼多多董事會以投票的方式來進行決策。而從目前來看,黃崢在拼多多仍有29.4%的股份,控制的股權超過40%。黃崢還明確承諾,個人名下的股票在未來3年內繼續鎖定,不出售。

在肖毅看來,拼多多已經下沉到中國消費市場的最末端,不同與開疆擴土時不確定性多,隨時面臨失敗的高風險時期,目前,只要是有善於運營和了解市場的人都可以接班來進行下一步的操作。

實際上,從黃崢所説的下一步個人發展中,我們仍可以看到其與拼多多有着重要聯繫。

黃崢在股東信中説,辭任董事長後,自己將更多結合個人終身興趣,致力於食品科學和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拼多多自身還很年輕,還有很厚、很長的雪還有比較長時間的高速增長空間,但如果要確保它10年後的高速高質量發展,有些探索現在正當其時。”

黃崢沒有説冠冕堂皇的話。拼多多財報顯示,2020年全年,拼多多來自農副業產品的成交額為2700億元,佔全年成效額的16.2%,成為平台第一大品類。在電話會議中,陳磊還表示拼多多未來將繼續“重農興農”。

黃崢説對基礎科技領域深入研究,將有助於突破“打掉中間補兩頭”的流通模式創新,從質上提升農產品的附加值和身體健康水平。阿明告訴記者,“這不是説説的,如果在這一領域做好,拼多多將不僅改變交易方式,流通方式也會改變,意味着真正掌握源頭,削減成本。阿里其實也一直在做這件事,農業從源頭的改變是非常難的。”

黃崢在致股東信中寫到,拼多多從一個純輕資產的第三方平台,開始轉重,在倉儲、物流及農貨源頭開始進行新一輪的投入,新的業務開始在拼多多內萌芽並迅速成長。這既改變了拼多多,更催生了、鍛鍊了新一代的領導者、管理者,也是時候逐步讓更多的後浪起來塑造屬於他們的拼多多了。

坊間傳聞,在段永平去美國前,曾和陳明永和沈煒説,“放手去幹,幹好了分錢,幹不好關門,別有負擔。”在“離開”拼多多前,黃崢又對陳磊説了些什麼呢?

拼多多何去何從?

黃崢的驟然辭任,讓很多人都不免擔心拼多多未來發展究竟會如何,拼多多股價從任命公佈前的盤前大漲,到直轉下跌,就可窺一二。

在肖毅看來,無論是哪家上市公司,董事長辭任絕對不是一個利好條件,所以短期下行在所難免;從中長期來看,如果陳磊表現一切正常,拼多多在二級市場依然不會有太差的表現,因為拼多多在美股的概念正是西方二級市場最信任的中國故事——市場大、人多、消費購買力強,這個概念是永遠不會打破的。拼多多現在的體量、背後的投資人以及相關資源都已經讓拼多多成為了一個機器。就如同換了司機,短時間內肯定會有操作熟悉的一個過程,但無論換誰最終都會向着目標繼續前行。

除了股價,在業務層面,拼多多還面臨一個重要問題,在活躍買家用户數之上,如何提高復購率和增加用户粘性。

據拼多多財報顯示,第四季度其總運營支出為人民幣170.694億元。其中,銷售與營銷支出為人民幣147.125億元,同比增長59%,這一部分主要出自廣告費用、促銷和優惠券費用的增加。環比來看,第三季度,拼多多的銷售與市場推廣費用約100.72億元,同比增長46%。可見,拼多多為了獲取更多的用户,投入了更多。

相較於淘寶的品類齊全、從直播到會員制的用户生態建設,京東的售後及物流服務,拼多多的“殺手鐗”百億補貼究竟能不能培育出忠誠用户,一直是業內所擔心的問題。“如果百億補貼停止,羊毛黨散去,用户為什麼要繼續留在拼多多才是問題”,阿明認為。

在具體業務層面,除農副業品類之外,拼多多一直在母嬰、美妝品類上力圖突破。母嬰方面,多美滋、好孩子、飛鶴等知名品牌都與拼多多有一定程度上的合作,而在美妝方面,則一直靠着“百億補貼”在拉攏消費者,與一線品牌的合作還有待破冰。

一位美妝品牌負責人此前曾向「鑫港龍物流」解釋過,雖然近幾年,一線美妝和奢侈品牌營銷策略有了很大變化,少了很多大家以前説的高冷感。但是對於調性和受眾人羣還是有着一定要求。此外,天貓京東與品牌的關係已經有足夠時間的積累。

復購率、個人年度消費額、高淨值用户存留等等,拼多多還要解決不少問題。

而作為創始人來講,最重要的一件事還在於為企業樹立根深蒂固的企業文化和價值觀,就像馬雲之於阿里巴巴,劉強東之於京東。黃崢為拼多多樹立了“本分”的文化,而它卻在過去一年中不斷被質疑和挑戰。

年初因一系列員工問題而引發的輿情,一方面,有人認為這從側面解釋了為什麼拼多多會高速發展,其團隊能吃苦、高效;另一方面,對於員工的態度,是否能讓團隊持續穩定發展,很多人打上了問號。"。

本分是段永平教給愛徒們最重要的處事方式,但如何解釋本分成了一個難題。黃崢在拼多多5週年大會上曾提到,“本分就是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定位,為誰創造什麼樣的價值,依靠誰活着,自己的職責是什麼。”

上市後,黃崢在接受《財經》採訪時,回答為什麼此前要去做電商代運營公司和遊戲公司時也曾提及過"本分":“因為我還沒有進化到可以做完全不賺錢的事。未來我希望可以做不賺錢的科研,但做商業不去賺錢,我覺得是不道德的,應該按照商業的邏輯去做一個本分的商人。”

再早之前,他曾在公眾號中曾解釋"本分":“老一輩總是要老的……不是我,也是跟我同齡的另外一些人,所以我該做的事情是説有平常心,踏踏實實做好我該做的事情,努力成為我同一代人裏面最靠譜的那一個。”

“本分”的拼多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黃崢在拼多多上市之處曾對它定下了四個策略:

一、堅持消費者導向,創造性地解決存量問題,為社會做增量貢獻;

二、從生存的高度,理解履行社會責任是應盡的本分。保護知識產權,持續高壓“雙打”,全力扶貧助農。以釘釘子的精神,紮紮實實一個一個的解決實際問題;

三、專注於長期企業內生價值,立足長遠,勇於投資未來;

四、進化組織,一步一個腳印走向更包容、更透明、更國際化的成熟公眾機構。

雖然黃崢為他們定下了四大戰略,但不滿6歲的拼多多或許還需沉澱更多。


Copyright © 鑫港龍物流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62447號-2     京ICP證151088號
京網文【鑫港龍物流】2361-237號